厌胜勿扰

啊……
发现我整天就知道瞎写人设但从来没有延伸出来的文什么的……

他不在的日子

1.
梦醒了,他又消失了。
又梦到他了,明明已经过去一年了。
男人心里想着,他是自己的男友,准确的说,是前任男友,他已经死了一年了。男人始终不相信他已经死了,好不容易父母终于同意了他们在一起的事情,他却死了。
那个傍晚男人记得很清楚,他出去买菜给男人做饭,他说他要做一顿好吃的,为了庆祝他们能够顺利在一起。他没有带手机,男人想要嘱咐他少买些肉,便到街道上去找他。
血,都是血,眼里全都是血。
车祸死亡。
男人事后并没有哭,只是把自己在屋里关了一个月,不跟任何人交流,连吃饭都是定外卖解决,工作都因为这个差点被解雇。
男人想过无数次,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我,明明马上就可以跟他顺顺利利地在一起的。
头好疼,每次做关于他的梦,头就止不住的疼。男人伸手拿出放在床头柜的头疼药,倒出了两片咽了下去。
恍惚间男人好像看到他微笑着坐在自己的床边,朝他伸出手,仿佛在邀请他一样,但仔细一看,又消失了。
啧,最近出现的幻觉越来越多了,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了?
男人狠狠砸了一下头,仿佛这样就可以缓解头疼一样,随后倒在了床上。

2.
“应该是经历的事太多了,好好休息一下就好,我给你开点头疼药跟安眠药,也别想太多,好好休息吧。”
“好的,谢谢医生。”
“不用客气,你这种人我见得多啦,恋人死了,但是却经常看到她的幻影,缓过来那股劲就好了。”
“嗯……”
疼痛感依然没有消失,走出医院大门是头顶的阳光让视线恍惚了一下,却又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身影,在人群中向自己招手,脸上带着笑容,一副让自己快点过去的样子。
定晴一看,又消失了。

3.
男人是有工作的,他是大学教授,医学系的。
正因为如此男人很懂人体,人体哪里最敏感,哪里最脆弱,哪里最经不起挑逗。男人记得很清楚,每次自己都会把他操到身体发颤,甚至说不出话。
又是幻觉。
他回到家又看到了他的幻影,这次甚至没有伸手,而是直接吻上了男人,在男人开了锁关好门后。嘴唇上却没有任何温度,也只是一瞬间,就像直接擦过去一样。
男人想起了他还在的日子,每次男人从学校回来时,他都会送给男人一个吻。男人还记得有一次,吻得太过激烈,甚至直接在门后就直接开始了,他的呻吟是那么引人犯罪。

4.
“同学们你们好,我是你们的教授,大学四年里我都会一直教授你们知识,学习生活会很紧张,全看你们用不用心,好了,还有什么问题么?没有的话明天开始正式上课。”
又出现了啊……
他坐在最后一排,举着手像是很着急一样要问男人什么事,脸上带着一丝醋意,像是不想让男人教授别人知识,只是自己专属老师一样。
对啊,男人都快忘记了,他们认识还是因为男人在高中时出来赚钱当家教呢,那时候的他才上初二,看起来软软的其实有着坚强的意志。学习也很刻苦认真,当然要忽略他时不时就偷看一眼他的家教的小动作。

5.
男人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
他“存在”的时间越来越长了,以前只是一瞬间,现在可以持续几秒钟。

6.
可是那又怎么样呢?
都是幻觉罢了……

7.
男人辞了职,准备去环游世界。
这是男人的梦想,也是他的梦想。
几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也有不少了,至少出去玩玩总是够的吧?

8.
男人先是走遍了中国,又去的国外。
以浪漫闻名世界的埃菲尔铁塔,远离喧嚣的波拉波拉岛,透露着过往辉煌的金字塔,去了好多好多地方。

9.
一路上幻影并没有消失,男人知道没救了,索性直接把药扔了,反倒是不吃药头疼缓解了很对。

10.
男人又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,不管是什么时候的幻影,都有一个共同点。
每个幻影,都像是在召唤自己过去。

11.
男人想好了。
男人准备自杀了。
男人实在是受不了没有他的日子了,

12.
男人是出血过多休克死的。
男人想体会他死得什么都经历了怎样的痛苦,其实还好,比网上说得要好很多。
男人终于牵上了他伸来的手。